【威海运都】☆是谁在制造食品谣言?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8-07-26 07:52:07   【关闭
分    享:



食品安全谣言形成黑色产业链:上游“推手”制作出一条条谣言,下游大批微信营销公司开始接单,利用微信营销号大肆传播。

一个月前,王某制作了一段视频,称福建晋江一企业紫菜为“塑料紫菜”,并上传至网络进行传播。在企业与其联系后,王某索要十万元,并表示不给钱解决,就将继续大量传播视频。企业报案后,福建公安机关迅速行动,将涉嫌敲诈勒索的王某抓获。



今年以来,类似“塑料紫菜”、“棉花肉松”、“假鸡蛋”等食品安全谣言层出不穷,对行业造成巨大损失。5月24日,在北京召开的中国食品辟谣联盟“亮剑网络食品谣言”新闻发布会上,多家食品企业宣布,将悬赏1000万元人民币,追查食品安全谣言的幕后黑手。


业内人士表示,食品安全谣言不断升级,目前以短视频形式迅速传播,有的食品安全谣言已团队化运作,成为不正当的商业手段,辨别难度日益加大。专家建议加大打击食品安全谣言的同时,还需要推动建立社会多元主体共治谣言的长效机制,形成全链条立体式的治理模式。


食品安全谣言屡禁不止


无独有偶,近日,网上疯传一段“棉花肉松”的视频。视频上说,一种肉松汉堡上面的肉松是棉花,发布人是浙江永康人林某。经过永康市场监管部门与警方的联合调查,证实肉松汉堡上面的肉松不是棉花,目前造谣的林某已经被警方拘留。


此前的2月中旬,网上也曾广泛传播一段声称“紫菜是黑塑料做的”短视频,视频中有人将干紫菜泡在水里,而后拉扯紫菜,因其不易扯断且有腥味判断其为黑色塑料袋做成。事件爆出后,福建省相关部门对视频涉及企业产品进行抽检发现全部合格。尽管专家和政府及时出面辟谣,但仍对福建、浙江、广州等地的紫菜产业造成严重影响,有媒体报道称仅福建一地就损失上亿元。


国家食药监总局官方援引有关机构监测数据显示,仅2016年1月1日-2017年4月5日一年多时间里,就出现了33则传播广泛的食品安全谣言。国家食药监总局新闻宣传司有关负责人在“亮剑网络食品谣言”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今年以来“塑料紫菜”、“燃烧的粉丝”、“牛奶出大事”等新老食品安全谣言又开始新一轮的传播,显示了治理谣言形势的严峻性。


事实上,食品安全领域已经成为谣传的“重灾区”。国家食药监总局新闻宣传司有关负责人表示,有数据显示,网络谣言中食品安全信息占45%。


幕后已形成黑色产业链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梳理多起食品安全谣言发现,微信、微博等自媒体平台已成为食品安全谣言传播的主阵地。中国社科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和社科文献出版社2016年发布的《新媒体蓝皮书:中国新媒体发展报告》显示,60.6%的受访者表示自己在微信上遇到的疑似谣言最多;在谣言主体方面,其中最为常见的分别是健康养生类、食品安全类和人身安全类。


清华大学健康传播研究所副所长苏婧说,微信小视频、自媒体公众号文章、微信短消息等是食品安全谣言传播的主要形式。有的食品安全谣言常借助视频为载体进行传播,缺乏时间、地点、人物等基本要素。有的食品安全谣言利用民众恐惧诉求和道德绑架,强调后果严重,在传播时多利用煽动色彩浓的词汇,如“紧急”、“震惊”等,冲击力较强。


国内某知名论坛负责人表示,网络食品安全谣言年年有。以往的食品安全谣言多以“有图有真相”的形式体现,今年多以视频形式传播,普通网民识别更加困难。这些视频传播者通常不露脸拍摄,不排除存在幕后黑操纵,或涉及黑色经济利益。


某食品企业公共事务部负责人透露,由于低成本制作食品安全谣言能抓住消费者心理、打击竞争对手商誉,久而久之甚至形成一条谣言黑色产业链:上游“推手”制作出一条条谣言,下游大批微信营销公司开始接单,利用微信营销号大肆传播。



业内人士指出,一些谣言的发布者已经是团队化运作,通过发布谣言赚取流量费和广告费。拥有一万粉丝量的微信号转发一条食品安全谣言的价格为150~300元,个人转发一次可以获得5毛钱的收入。


中国传媒大学教授王四新表示,有人雇用黑公关和“水军”恶意编造、散布食品安全谣言;一些公众号将食品安全谣言进行本地化加工,从而赚取市民关注度,提升广告收益;也有一些别有用心的竞争对手通过“抹黑”方式故意散布谣言,意图牟取不当市场利益。


四大特征值得警惕


综合食品安全谣言频发态势,国家食药监总局有关负责人梳理了食品安全谣言四大特征:


一是有意编造,别有用心。造谣者罔顾事实,凭空捏造所谓真相,甚至自导自演,炮制图片视频等“证据”,以谋取不正当利益。如今年2月,几段展现“塑料紫菜”的视频在网上广泛传播,引发一轮“塑料紫菜”风波。


二是偷换概念,混淆视听。造谣者利用夸张、歪曲的加工手段,模糊事实本原和全貌,频繁使用“有毒”、“致癌”、“致死”等刺激性语言,愚弄公众认知。此类食品安全谣言因为与事实真相“鱼龙混杂”,较难甄别,也不易取证,辟谣难度较大。


北京市民岑先生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微信朋友圈经常流传一些诸如“××有害,千万别吃”等所谓科普文章,声称各种食物不是“有毒”就是“致癌”,不明真相的受众往往会作为善意提醒大量转发。“有些谣言甚至一天内有三五个好友先后转发,给生活带来一定困扰。” 


三是旧闻翻炒,刻意抹黑。造谣者以食品药品安全事件为背景,将过去发生的事情掐头去尾改头换面,改变日期或将日期模糊或者删除,以此达到相互转发、误导百姓消费的目的。


例如,前不久一段声称地沟油被某食用油企业回收的视频在社交平台、视频网站和新闻客户端持续发酵。经证实,该视频来源于3年前的一则不实报道,纯属子虚乌有。经过恶意加工,又在视频网站、社交媒体大肆传播、转发、扩散,极具煽动性。截至2016年底,在网络中以各种名义恶意攻击该品牌的信息达到四万多条。每到食用油的销售旺季,类似的攻击谣言就沉渣泛起。


四是戏谑嘲讽,负面传播。造谣者对影视片段进行配音配文,制成戏谑嘲讽的图片视频,利用互联网以年轻群体为主、低龄受众猎奇心理重的特点,形成裂变式传播,后续效应在很长时间内都难以消除。


协同共治保证“舌尖上的安全”


受访专家认为,要真正阻击和管控食品安全谣言,还需进一步加强政府、相关部门、媒体和公众等不同主体的作用,各司其职、形成合力,完善辟谣应对机制,全面治理,从整个社会层面消除食品安全谣言生存空间。


一是在食品安全谣言发生的第一时间,现有的辟谣平台可主动发声并加强与媒体的信息交流。中国人民大学新闻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李彪指出,辟谣平台的建立,说明主动辟谣已经逐步成为一定共识。可进一步健全政府主导、媒体支持、全民参与的统一辟谣系统,扩大信息收集范围和覆盖面,加强发声频次和强度,提高辟谣时效性、权威性和影响力。


二是媒体在食品安全谣言治理方面具有重要的消除与澄清作用。李彪认为,各类媒体,特别是官方媒体,必须意识到其在食品安全谣言治理中不可或缺的地位,重点扮演三方面角色:净化舆论的“降噪器”,终止食品安全谣言规模化传播;快速更新的“公告栏”,及时发布辟谣内容和权威消息;普及知识的“大讲堂”,持续向公众介绍食品安全信息和自行辨别谣言的方法。


三是打击处理造谣传谣者是有效治理食品安全谣言的决定性因素。中国政法大学卫生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解志勇教授认为,食品安全谣言按动机及目的可划分为两类:一类是针对某种具体食品的竞争性谣言;另一类是针对社会稳定和公共秩序的扰乱性谣言。竞争性谣言可在日常检查及网络管理中注意主动收集相关线索,接受利害相关人举报,发现后及时调查,并按照相关程序处理。扰乱性谣言一般来讲都会触犯刑法或治安管理处罚法等法律,一旦有线索,应立即移交公安机关侦办,或由公安机关会同食品安全机关联合查办。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副教授范志红表示,我国目前在食品、养生、健康类谣言方面,几乎没有有效的惩罚措施,相关法律条文的可操作性也不强,缺乏判例。因此亟须完善相关法律制度,比如设立“食品诽谤罪”等罪名,对受损企业、单位或个人建立赔偿机制,对食品安全谣言传播源头和路径建立追责机制。


四是公众的自我防范是阻断食品安全谣言传播的核心机制。范志红认为,要加强公众对食品安全谣言的辨别能力,最重要的是从基础教育改革开始。“造谣很轻松,传谣很欢乐,辟谣很疲劳。理解辟谣内容是一个学习思考的过程,只有从小学开始改变我们的教育,真正提高应用知识、逻辑思维、质疑分析、研究探索的能力,才能从根本上消灭食品安全谣言流行的土壤。”范志红说。


附:网络谣言中“舌尖上的谣言”占45%,食品安全领域成为网络谣言的重灾区


“小龙虾实为小虫虾”“无核葡萄抹了避孕药”“吃大盘鸡能感染禽流感”……快速发展的互联网,在给人们带来方便的同时,也容易使谣言不胫而走。有数据显示,网络谣言中“舌尖上的谣言”占45%,食品安全领域成为网络谣言的重灾区。


4月17日,国家食药监总局举行通气会,邀请农业部、国家卫计委、国家质检总局、国家网信办、清华大学、中国社科院等有关部门负责人、专家学者和腾讯、新浪等互联网平台从业人员,就如何“多方联动,有效治理食品谣言”展开座谈。食药监总局新闻发言人颜江瑛表示,要加大对食品安全谣言制造者的处罚、追责力度,提高公众科学素养,使谣言无处遁形。


扰乱消费判断,损害行业发展


“在互联网已经高度普及的今天,网上食品安全谣言扰乱社会信任,削弱了政府的公信力,影响了公众对食品安全的信心,对社会和谐稳定产生威胁。”颜江瑛说,近年来,人们对问题食品的“前车之鉴”警惕性极高,稍有“风吹草动”就绷紧了神经,网上一旦出现与食品相关的传言,人们的担忧心理及敏感神经马上就被触动,谣言就会迅速发酵,进而扰乱百姓的消费判断,损害行业发展。如一条“塑料紫菜”谣言,可能对福建晋江等地的紫菜产业造成近亿元的损失。


“从传播者角度来看,有的谣言传播者利益诉求明显,经济敲诈、舆论商战、眼球博弈等动机诸多。”清华大学健康传播研究所副所长苏婧说,微信朋友圈已成为谣言传播的主阵地,微信小视频、自媒体公众号文章、微信短消息等是谣言传播的主要形式。有的食品安全谣言常借助视频为载体进行传播,缺乏时间、地点、人物等基本要素,有的食品安全谣言利用民众恐惧诉求和道德绑架,强调后果严重,在传播时多利用煽动色彩浓的词汇,如“紧急”“震惊”等,冲击力较强。


治理要下重拳,加大违法成本


颜江瑛说,治理食品安全谣言一定要下重拳,需要社会各界力量共同参与,建立社会多元主体共治谣言的长效机制,让政府部门、专业人士、相关企业、新闻媒体和社会公众形成合力。


近年来,食药监总局对网站进行升级改版,增设“科普知识”专栏和“辟谣平台”,成为各界获取食品药品安全监管信息的重要平台。人民日报“求证”栏目也曾多次刊发调查报道,第一时间对网上曝出的“塑料紫菜”“无籽葡萄抹避孕药”“吃草莓致癌”“小龙虾是小虫虾”等食品安全谣言科学求证、迅速辟谣,消除公众误解和恐慌。


“网上食品谣言多、传播快,一个重要原因是违法成本低。”中国社科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李忠表示,我国食品安全法明确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编造、散布虚假食品安全信息,并对违法者规定了相应的罚则,“今后,要进一步加大对违法行为处罚力度,特别是对一些通过网络传播食品安全谣言扰乱市场秩序、从中牟利的恶劣行为严惩不贷,提高执法震慑力。”




农业部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局应急处赵华军认为,要提高公众的食品安全科学素养,这对预防出于“善意”的传谣至关重要。


颜江瑛表示,下一步,国家食药监总局拟与中央网信办合作建立“食品药品安全辟谣绿色通道”,第一时间对谣言传播的关键节点进行管控,同时联合主要新闻单位、新媒体及知名科普组织,成立“食品药品安全科普传播联盟”,及时辟谣,及时发布权威信息。









关注我们,了解最新的水产动态:


微信公众号:whyundu  


新品咨询热线:0631-7868318




「Yun Du' 」


运都相伴,真诚永远。





{$webtitle}

url:http://www.yundufood.com

威海食品加工厂丨威海进出口贸易公司丨威海调理食品丨竹荚鱼排丨威海运都电子商务丨威海海特产丨威海海产品加工丨威海海产品公司丨威海海产品供应商丨威海生鲜